马方 | Wealth Mastery Academy - Part 3

Category Archives for "马方"

既然人不可靠,为什么还相信自己可靠呢?

不管什么样的老板,都要切记不要相信自己大于制度,要对制度有敬畏感,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企业里制衡。 作为老板,都知道人是不可靠的,应该相信制度,也制定了很多制度,但是能够执行下去的却不多,很多都成了摆设,更谈不上效果了,公司内耗严重,管理成本逐年升高,员工不满,团队不稳,人才培养跟不上。这让老板很无奈,也让老板很困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明知人是不可靠的 每一个个体的人也许在某一个时间段是可靠的,但是人是会变的,环境会改变一个人,若环境不好,坏人很难变好,好人却很容易变坏,而且人会有情绪,情绪会左右一个人的判断和决定,致使其理性不够,所以,人大多不能保证自己永久可靠,老板也一样。 如果把权力交给人却没有相应的约束,那么人慢慢就会学会暗箱操作,时间长了就可能无恶不作,因为绝对的权力必定会产生绝对的腐败和流氓。如果把权力交给了小人,结果就会更糟,比如那些肆意践踏人的生命的城管人员等。 如果你是老板,权力完全在你手里,那么你的喜怒哀乐,就会给别人带来不安全感。人治的结果,会培养一群马屁精和奴才,有能力的人却会走掉。因为能人不喜欢这样的人治,更喜欢相信制度的力量。事实上,越是专制的老板,手下的奴才越多,因为越是能人越不愿意也不需要做奴才,越是没有能力的人越喜欢做奴才,因为做奴才可以从老板那里得到自己通过能力得不到的东西。 所以,都知道人是不可靠的,那么也应该知道寄希望于靠人的自律来管理企业在今天就显的很不靠谱。 明知该相信团队、系统 近百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实行了民主制度,不再把国家的未来放在一个人身上,而是放在一个团队或者组织上,依靠集体决策,限制个人意志的强行介入,所以他们的发展是良性的,民众也生活在免于恐惧的自由空气里。而文革,则是把一国未来放在一人身上的典型。 对企业来说,建立一个有规则、敬畏规则的团队是至关重要的。前段时间万科被收购,大家提的最多的就是万科的团队,万科最值钱的就是团队,还有华为、联想,他们也都拥有一个非常完善的制度体系,这是他们这么多年来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有力保障。 团队是规则的载体,规则是通过团队来建设、执行和修正的,规则因团队不断完善,团队因规则不断成熟进步,从而更好的完成组织的目标和任务,避免甚至杜绝人治中的乱象。 知道道理,为什么效果不好? 人是不可靠的,要相信制度,老板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为什么效果不好? 事实上,几乎90%的企业表面上是法治,实质上还是人治。在制度与老板本人之间,老板首先还是相信自己,其次才相信制度。很显然,在这种逻辑下,其企业管理的本质还是人治。 在人治的情况下,首先破坏制度的一定是老板,因此就形成这样一种怪像:管大的人在破坏制度,让管小的人去执行制度。老板认为制度是用来约束别人的,所以就带头违反制度,管理者也会认为制度是约束员工的,所以会对员工颐指气使,员工就会很不服气,执行力就会降低,这样一级压一级,越来越离谱,最后形成公司的虚假文化,说一套做一套。结果有制度还不如没制度,团队建设和系统建设成了假的。 由此可见,老板相信自己超过相信制度是很多企业不能很好执行制度的重要原因,也是很多老板还没有意识到的。   既然人不可靠,难道你就可靠? 老板只是比别人多了一重身份而已。人性的弱点谁都有,区别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既然这样,你凭什么相信你自己是可靠的?逻辑不对结果就不会好,所以既然相信人不可靠,那么也该相信自己不可靠。 即便你真的可以保证自己永远可靠,可是等你把企业交给接班的人,你能保证接班的人可靠吗?既然不能保证都可靠,那么在制度与人之间,就应该相信制度,而不是相信自己或者某个人。 让制度大于老板,依法不依人 人是感性的,制度是理性的,制度是用来约束权力和人性弱点的。人是魔鬼与天使的结合体,只有有了制度的约束,才能更像天使。比如1980年,卡斯特罗为了报复美国制裁,放开了对港口的控制,故意让15万名囚犯、精神病患者和妓女逃难到迈阿密。可是经过30多年,今天的迈阿密却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超级大都市,美国第 十一大城市,有“中南美贸易金融之都”之称。由此可见,好的制度会让坏人变好,好人不变坏。   对人性的理解影响制度建设。西方哲学往往都立足于原罪,比如16世纪法国的约翰·加尔文,秉持圣经,强调人性的完全堕落,如不加以制约,几乎必然带来骄傲、狂妄和败坏。1787年,美国的开国之父们正是以这样的人性观为基础设计了美国政体。 关于限制总统权力,杰斐逊说:“我们都知道,华盛顿先生是个品德高尚的人。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担任总统若干年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因为人性有弱点,而且是会变的。我们更无法知道,一百年后的美国人民,选出的总统会是什么家伙?所以我们今天要立法,限制总统的权力,保障美国人民的基本权利在任何时候都不被侵犯。” 所以杰斐逊坚持总统必须有任期,不能无限制、没有期限地掌握国家最高权力。同时极力促成参众两院的设立,以国会和参众两院来限制总统的权力,约束总统的行为,正是这种三权鼎力的制度,成就了发达文明民主的美国。 所以让制度大于老板,依法不依人,是企业施行法制能够取得成效的根本保障。不管什么样的老板,都要切记不要相信自己大于制度,要对制度有敬畏感,用制度约束自己,完善自己,建设团队,群体共治。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企业里制衡、分权、民主、尊重的法制管理环境。

Continue reading

你把股权提升到战略高度了吗?

从创业开始,到发展,到上市,到传承,都和股权绕不开,是股权贯穿着企业的整个运转过程,起着根本的作用,社会走到今天,把股权提升到战略的高度去对待,是老板们必须转变的观念。 通常我们在做企业时都会把商业模式、营销模式等看的很重要,但是随着大众创业的火爆和社会发展的趋势,股权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出来。但是现实中大家对股权的认识还没有提高到一个高度,甚至没有意识到股权的意义和作用,所以有的人愿意守护着自己100%的股权,有的人虽然愿意分,但是不知道股权分配的规律,不会分,从而失去了对企业的控制。现在流行的众筹项目,其实60%基本上都是失败的,原因就是不会分。所以把股权提升到战略的高度去认识和运用是企业能够健康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 股权结构如同汽车底盘 也许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中国人不大擅长亲兄弟明算账,而股权本身又有一些抽象,所以在大多数创业者的知识架构里股权几乎是空白,反映到现实中就是很多老板的股权运用和分配远没有生意做的好。 商业模式错了,可以推翻重来,而股权结构错了就没有那么简单。一辆汽车好坏,最关键的要看它的底盘和发动机,如果这两个部件不好,这辆车基本上就是废的。没有底盘或底盘不结实,车再漂亮也没有用,跑着跑着就会车毁人亡。股权结构就是企业的底盘,目的是让创始人对这家企业有基本的、足够的控制权,避免企业做大以后创始人被赶出来。当年的乔布斯、新浪网创始人王志东,就是因为股权没设计好自己被赶出来了。还有后来雷士照明的吴长江、1号店的于刚、汽车之家的李想,都是因为刚开始创业时控制权的设计出了致命的错误,不仅创始人全盘皆输,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发展。 乔布斯是绝对的商界奇才,却也曾栽倒在错误的股权设计上。苹果最初上市时,几个股东的股权比例是3:3:3:1,乔布斯是其中的一个3,从这个比例可以看出乔布斯当初对苹果是没有足够的控制权的,连否决权也没有,那么被赶出来也就是必然的结果。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一度濒临绝境,直到乔布斯重返才使苹果绝境逢生,再度辉煌,而在中国,股权设计错误的企业和创始人大多数就没有这么幸运。所以做好股权设计、保护好创始人对企业的控制权,对企业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股权是企业栽下的梧桐树 现在的社会早已告别了单打独斗的时代,越来越多的老板意识到合作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参与到企业的经营行为中,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找到优秀的人才共谋发展,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对人性的尊重。 吸引合伙人。合伙人是目前普遍被大家认可的非常重要的合作方式,很多企业都在用,尤其是创业之初。当万科不再采用经理人制而是采用事业合伙人制,那是万科战略上的改变,当七个顶尖级人物成就了小米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吸引了他们加入?有时候合伙人选择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公司的成败,所以选对合伙人很重要。合伙人看中的是公司的发展前景,更看中股权设计是否合理,未来的个人收益如何,所以做对股权设计更重要,好的股权设计既能保证合伙人的收益又能保护创始人的利益。关于合伙人的股权设计,我在《创业老板,你被股权困住了吗》这篇文章里有论述。现在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合作方式叫股权众筹,特别是内部股权众筹,也是非常好的吸引合伙人的模式,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山东餐饮业的鼎好集团旗下的大厂房,已经通过内部股权众筹了两家门店,生意火爆。 股权激励。股权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股权激励。上市公司百分之百都在采用股权激励,没有上市的公司,很多也在用,比如华耐家具、华为,华为用的还都是虚拟股份,但是效果比大家想象的好,也是成就华为的关键措施之一。股权激励尊重了人性,所以能把优秀的员工留住,愿意和老板因为共同的利益而同甘苦共命运,是一种双赢的激励方式。 收购。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机会可以去收购别的企业来扩张自己的规模,如果动用现金收购,会给企业带来现金流方面的压力,如果用股权来收购,既不影响现金流又能达到收购企业的目的,老板心里就会比较踏实。 融资。融资有不同的渠道,风险也不同。股权融资是让有钱的人、有能力的人成为股东帮助你创业,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基本上没有风险,而用银行的钱需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用高利贷的钱风险更大。如果上市融资,还能够规范自己的企业。现在的股权众筹,就是一种通过股权融资让能人来帮你创业的模式,成功率就会提高,前提是要会分股权,做好众筹股权的设计。 股权在家族企业中的意义 家族企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不容忽视,在如何传承和永续经营方面遇到的麻烦和危机同样也是不容忽视的。这是家族企业必须直面的问题,而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运用好股权。但是在中国,很多的家族企业还没有意识到股权在家族企业中的作用和意义,有的可能只是一个摆设,或者只是用来分红,股权真正的作用被忽视了或者根本不懂。 山西海鑫集团落得今天破产重整的局面,很关键的因素是没有运用股权,也许在海鑫根本就没有股权的概念,或者股权的概念让分红代替了。见诸媒体的所有报道都没有提及海鑫集团的股权结构,都在强调是创始人李海仓的父亲一个人拍板决定让李兆会接班的。在海鑫遭遇困境的时候,在李兆会疯狂投资资本市场的时候,海鑫的决策机构在哪里? 家族企业因为有亲情在,所以创业初期非常有凝聚力,但是亲情往往会凌驾于理性和规则之上,一旦遇到非正常变故,企业就面临非常大的危机。每一个创始人都希望企业能够传承下去,永续经营,但是中国人喜欢分家产,可是当个人分到了家产,企业也就面临着分崩离析了,或者股权分散,控制权旁落,企业未来岌岌可危。 对家族企业来说,用股权做好顶层设计,既有约束又有控制,才能保证企业理性发展;用股权做好传承设计,兼顾继承和发展,才能避免变故之后的混乱,保证事业延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模式是通过家族信托传承财富,不管未来出现什么风险,都能保证自己的股权不被分割,把事业延续下去。

Continue reading

透过商业本质 看“互联网+”现象

互联网的出现只不过让商业回归到了商业,让商业更像商业,市场更像市场,客户更像客户,员工更像员工,人更像人。 现在“互联网+”很火,火得让很多人恐慌,特别是传统行业,各种理论也是眼花缭乱,再加上一些江湖骗子招摇,让很多人雾里看花一样。其实“互联网+”,这些年很多企业也都在尝试,现在只是给了它一个统一的名称而已,比如淘宝、京东、支付宝、微信钱包、滴滴打车、自媒体等,现实中我们也一直都在触碰着“互联网+”的各种实践,所以“互联网+”并不神秘。如果从另外的角度去看,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都属于商业的范畴,都离不开商业的本质,从这个角度去看,就会让我们从容一些、理智一些。以下是市场、商业、经营、管理及人性等5个角度来看“互联网+”…… ~从市场的角度~ 市场经济的敌人是专制、垄断、权力,崇尚的是公平、自由、法制。我女儿今年暑假从美国回来在北京打工,感叹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开发运用比美国发达,生活太便利,特别对年轻人。为什么互联网可以在中国发达,而在美国、德国、日本却不那么发达?因为在中国权力垄断了太多领域,遏制了市场经济的正常发展,而互联网的出现刚好可以摧毁权力、摧毁垄断,可以让诸如出租车公司、银行、报纸、电台等这些机构失去垄断地位,释放市场经济中被压抑的活力,重新配置被浪费的资源。包括以前的“渠道为王”,同样面临着互联网带来的冲击。互联网的出现确实做到了让权力失效、让金钱失色、让垄断失控、让领导失策,让市场回归到真正的市场,让消费者享受市场的公平和正义,免受垄断和权力的压榨。所以“互联网+”是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把市场的主动权让给客户。 ~从商业的角度~ 商业的本质是交换,交换必然带来交易费用,减少交易费用一直以来都是大家努力的目标之一。互联网的出现,让信息更加通畅和透明,物流更加便捷,B2B、B2C、F2C、C2B、C2C、C2F、C2M等各种商务模式的出现都是在减少中间环节,去掉中间商,从而降低交易费用,让利于消费者,让商业回归到商业的本质。互联网对于人类最大的价值就是打破时间和空间,所以如果你还是代理商或者是经销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那真的就要小心了。 ~从经营的角度~ 德鲁克说“企业的定义是创造客户”,只要能为客户创造价值,特别是在你的领域或细分市场做到数一数二,无论你会不会、用不用互联网,都会有客户找到你,有互联网公司去为你服务,只不过有了互联网可以让客户更方便的知道你,仅此而已。比如每年春节,中国人去日本买了50亿元的马桶盖,他们没有用互联网,生意却好到火;还有LV包,虽然买起来不方便,照样有成千上万中国女人漂洋过海去买;还有褚橙,也因为品质好,才有本来生活网主动去找他们,看起来好像是本来生活网成就了褚橙,其实是褚橙成就了本来生活网。 另一方面,创造客户的最好方式就是要让客户价值驱动,满足客户需要,以销定产、以需定产,从以前的经营产品,到现在的经营人的情感,更加强调个性,尊重客户;以前是大众流行,现在是小众个性。所以就出现了C2B、C2C、C2F、C2M等模式,归根到底就是把主动权交给客户,让客户真正成为上帝,比如红领的工业4.0、荣昌的e袋洗等。所以未来会出现一批小而美、小而专、小而精的企业。 ~从管理的角度~ 美国经济学家科斯指出,企业本质是一种资源配置的机制,企业与市场是两种可以互相替代的资源配置方式。也就是说企业存在的价值要优于以市场方式存在,如果企业内部生产的东西比买别人的贵,那么移动互联网就会一步步消解企业存在的既有价值,所以移动互联网时代对企业内部管理的冲击,才是最为可怕的,它让人和人之间没有距离,组织和组织之间没有边界,它会使传统企业的根基逐步消融。 美国著名学者钱德勒说“战略从属于时代,组织从属于战略。”所以时代变了,组织模式也要跟着变。稻盛和夫说,经营的本质是创造高收益,是价值最大化,成本最小化。既然这样,企业为节约成本,就要尽可能在企业内部市场化,取消内部层级设置,去掉中层,建立内部市场化的组织、扁平化组织,甚至是平台化的组织,从而成为无边界、无领导、无层级、无中心的“四无”组织,如稻盛和夫推崇的阿米巴经营、海尔的自组织、韩都衣舍的小组制,包括 BAT打造的巨大的平台组织,还有现在兴起的创业孵化器等为别人做嫁衣的平台组织,都是围绕战略所做的组织变革,所以从管理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就是要使管理简单化和容易被坚持。 ~从人性的角度~ 管理的核心是人。管人最好的境界就是充分尊重人性。无论是对员工还是客户,尊重人性就是让“人人做主”。现在的职场主力“80后”或“90后”,他们一出生就是爷,让他们像“60后”或“70后”去做企业的螺丝钉,几乎是不可能的。互联网推崇的是开放、平等、协作、分享,人们称之为互联网精神,其实质是普世价值在互联网上的体现,这就是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喜欢互联网的根本原因。张瑞敏说:“互联网时代的组织应该是一个完全能够有能力吸引最优秀的人过来的地方,这才叫自组织。”内部市场化、小组制就是这样的自组织,尊重人性,让人人都是领导、人人都是中心,自主经营、自由组合、自我淘汰,把管理的主动权让给员工,从而大大提高组织的灵活性和竞争力。 对客户来说,O2O的模式,就是让客户充分体验再去购买,同时也给客户带来方便和快乐,目的也无非是真正的尊重客户。这种商业模式的创新就是要让人回归到人,让产品有人格,一切因人而聚,一切因人而止 。 找出准自身的细分市场 互联网的出现只不过让商业回归到了商业,让商业更像商业,市场更像市场,客户更像客户,员工更像员工,人更像人。所谓的“互联网+”和传统企业转型,也无非是上述几个层面的一部分或几部分。“互联网+”绝对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可以全盘照搬模仿的,别人的成功模式也未必适合你,跟风一定会失败,因为企业内部的条件是有千丝万缕的差别的。面对“互联网+”的大潮,还是要秉承着商业的本质,根据自身的条件,找准自己的细分市场,才不至于被潮水吞噬。比如有人发现私家车资源是一种浪费,于是产生了打车软件;SOHO中国要与Uber合作,是因为SOHO中国看到了自身存量资源的浪费,要提高存量资源的利用率以解决环境资源的约束。

Continue readi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