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for "合伙人"

合伙人之间到底靠什么相处?

人是会变的,所以人本身是靠不住的,唯一靠得住的就是规则。规则是一种契约。若不能够遵守和执行,一切规则都形同虚设,甚至还不如没有。 合伙人怎么合伙,股份怎么分,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论述过,也谈到合伙之后需要建立规则,但是怎么建立规则、建立什么样的规则并没有详细论述。现实中大家对规则本质的认识还不够透彻,所以实践中很容易做偏。合伙人之间的规则就是合伙人的相处之道,本文就从合伙人的相处之道来分析规则的本质。 靠权力相处吗? 在中国五千年的文化传统中,等级观念和平等理念虽然一直在相互制衡着,但是平等理念并不是根深蒂固,而且相对于权力的力量无疑是弱小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留下来的,更多的是专制的烙印和承传,尤以现代为甚。这是基于人性自私和权力放纵的结果,人与人之间缺少了尊重和平等。在权力面前,似乎只有皇帝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其他都是奴才,没有尊严可言。人与人之间,也都是上下级关系,包括君与臣、父与子。中国人习惯了在外听领导的,在家听父母的,父亲不在听大哥的,丈夫不在听儿子的,在一定程度上这可以认为是一种秩序,但是这种秩序背后是不是隐藏了什么我们不愿意面对的?是的,那就是我们什么时候听真理的? 大家都知道历史上有名的“梁山公司”,兄弟们的要求就是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但是大哥宋江却一心想当个小“处长”,要投靠政府,因为大哥代表着一种权力,最终兄弟们还是听了大哥的,结局很悲惨。现在,也经常会看到,刚开始几个志同道合的弟兄,一旦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慢慢就会变得不会平等相处了,凡事大哥都要说了算,这种现象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影响合伙人之间的关系直至公司发展,结局通常都不会很乐观。但是这种靠权力相处的模式在未来人们合伙创业时将不再占主导地位,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80后”、“90后”,越来越追求自我,追求独立,靠权力来掌控合伙人相处的基础已经不存在了。 靠道德相处吗? 中国曾经是一个有着深度文明的国度,一个礼义之邦,历史的积淀以及现代人传统文化精髓的缺失使得我们在和别人相处时更喜欢讲道德,讲感情,讲仁义,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因为没有标准,所以感情、道德、仁义是说不清楚的,谁都会认为自己有理,小人不会认为自己是小人,坏人也不会认为自己是坏人,那么在这个基础上去讲道理、讲感情、讲仁义是没有意义的,也是说不清楚的,只是内耗而已。 正因为没有标准,所以权力成了道德的最大诠释者,权力说是什么标准就是什么标准。比如我们现在弘扬个体创业,鼓励发展私营企业,可是如果回到1950~1980年代,这些小老板们可能都会被当作小资产阶级在扫马路吧?鼓励创业的时候,你就是在为社会创造财富,“割尾巴”的时候你就是剥削劳动人民的罪犯。再比如我们曾经被鼓励多生,后来发现生多了,又被要求少生,现在发现少生又出现了问题,又开始鼓励多生,结果年轻人又不愿生了。 这种反复无常的变化,正说明了道德是没有固定标准的,是权力绑架道德的结果。其实,即便没有权力的绑架,道德本身也不是千篇一律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德标准,有高有低。正因为这样才造就了社会上形形色色、不同境界的人,也正因为这样,合伙人相处时是不能用自己认可的道德标准去要求别人的。因为道德是用来要求自己的,不然一定会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尴尬局面。 以规则来相处最靠谱 既然权力不管用,道德不管用,感情不管用,仁义不管用,那么合伙人相处到底要靠什么?那就是规则。既然是合伙人,大家在人格上就是平等的,而平等对应的就是一种规则,不是权力,不是道德,也不是感情,所以我们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合伙人的规则,这是能够保证平等的基础。 谈到规则,其实大家都懂,但是真正做起来却比想象的难得多。合伙人相处的前提的前提,其实就是规则的规则(标准),比如几个合伙人,有的出资多,有的出资少,有的贡献大,有的贡献小,那么做决策时权力怎么分配,怎么做决策,谁做决策,谁做监督……这些就是规则的规则。 当规则的规则定下来之后,剩下的就是规则了,而所有的规则都要靠规则的规则来产生,比如公司大的规则由董事会来产生,公司的内部制度由公司的高管会来产生,而董事会和高管会这两个机构的运行规则,就是规则的规则,大的叫公司治理,内部叫公司管理。所以这些结构要设计好,才能产生出公司内部的规则,然后合伙人在一起相处,就可以制定出具体的合伙规则,比如收益规则、分配规则、退出规则等,在经营层面也就是内部管理层面上,我们可以制定诸如激励、流程、内控等规则。 制定规则虽然不容易,但是厘清主次和轻重以后就会容易很多,而且有框架结构可以借鉴,通常不会有大的闪失,但是规则定下来之后,还要去遵守和执行,这也是合伙人能够平等、有秩序相处下去的关键,否则规则就形同虚设,甚至还不如没有规则。 规则也是一种契约 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契约。西方的发达,包括现代文明的产生,其实就是来自于契约精神。美国那个1797年死去的5岁小男孩的墓能够被完整保存下来,并且在死后100年与美国总统格兰特毗邻而居,靠的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买卖契约,上面没说道德,也没说仁义,仅仅就是一种约定,大家都在遵守这种约定。表面上看只是遵守契约,实质却是一种对契约的信任与敬畏,体现的是一种精神。

Continue reading

万万没想到 创业者找合伙人最怕的是这个!

如果说互联网的来临,让轻资产创业与合伙人制度成为可能,那么“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号召则是中国创业热情与合伙人制度落地扩散的催化剂。 在快速迭代的新经济时代,中国每天都在诞生大量的新生企业。仅以北京为例,每天新生的创业企业就有五六百家,创业者需要快速地成长,找到一位与自己不同、能够实现互补的合伙人就变得极为重要。但是创始人真的懂得合伙人的含义吗? 合格的职业经理人, 应该具有创业态度和企业家精神 大家经常把高管创业描述成创业者和职业经理人的分水岭,就好像昨天还是职业经理人,今天只是变成了创业者。 创业现在是一个时尚,出门一说自己是创业者就感到无上的荣光,一说自己还是职业经理人就感觉垂头丧气。这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也是一个错误的认知。 在EMBA、MBA的课程里面,我们经常谈到创业者的态度和企业家精神,但是很少有人提到职业经理人精神。是不是大家都把职业经理人错误地戴在或者冠以在普通的经理人的头上?我认为,真正合格的职业经理人应该具有创业态度和企业家精神,这才是合格的。 合伙人在今天, 为什么如此重要? 合伙人确实不同于普通的或者我们传统意义的职业经理人。 “职业经理人”的概念风行于大工业时代,所以,“职业经理人”是工业时代的产物。我们今天这个时代虽然在向互联网时代转型,但是工业时代逐渐的转变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大多数人,还是要做一个好的职业经理人,不要期望每一个人都做一个创业者,这不见得是一件对社会很有意义的事情。 但是一旦进入创业,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这个时代跟传统工业化时代和传统行业的区别,在于传统行业、传统的做法靠的是经验,但是移动互联时代下,企业的发展是靠学习,学习速度非常快,几乎没有时间容你去积累经验,你要不断的发展和进步。 所以,这样一个时代下,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没有一个人什么都懂。正是因为寻找基因不同的合伙人,大家在一起互相成就、互相弥补,互相帮助对方成长,有这样一群人共同帮助一个机构不断向新平台迈进,以及跟它的竞争对手去竞争。 “合伙人”的概念其实是个西方概念,它在西方社会产生,最早产生于服务性的行业,包括律师、会计师、金融领域,很少看到有工业、重工业资产的行业,上来就有合伙人,那不太容易,当那些服务行业,他们需要更快的随着社会生产的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自己的经营模式,所以合伙人变得非常的多,包括律师事务所。 为什么今天在中国,合伙人变得如此重要?是因为大量新生企业在不断滋生,每天北京新产生的创业企业,就有五六百家之多,在这样的状态里面大家不断的迭代更新,不断从竞争中成长起来,学习周期变得非常短,要快速的成长。 找合伙人最怕的是, 找最熟悉的那些人 在一个企业里面,有不同层面的合伙人,也有不同阶段下的企业合伙人,对于初创企业,以及像京东这样规模的企业,对于发现合伙人和高潜力人才的定义是不同的。 雷军经常讲:他创业之初70%的时间都在找人,他找的是他那个层面的合伙人。合伙人要互补,要不一样,甚至要成为自己的镜子,甚至能跟你自己最熟悉的东西互相挑战。 我们找合伙人最怕的是,找我们最熟悉的那些人,跟我们观点最一致的人,最后找的是同质化的人,这个不是合伙人最需要的,也违背合伙人的最根本的原则。我们要找不同的人,基因不一样的人,但是为了同一个理念,同一个远大理想,同一个愿景去奋斗,这是合伙人最根本且是背靠背的信任,这是很重要的。 找这样的合伙人,做起来很难,比在九万个员工里面发现高潜力人才更难,怎么激励他们?给他们机会?给他们平台?这是技术性的工作。而寻找到创始企业合伙人,是缘分性的工作,甚至不是靠努力可以得到的。 创始人的圈子非常重要, 决定了他能否找到合适的合伙人 对创业企业来说,怎么找到合适的合伙人?现在创始人交往的圈子非常重要,这个社会是一个交圈文化的时代。所以这个创始人社交层面交往的人,眼界够不够宽?他看人的视角够不够宽?有没有接触到足够宽的人群?这个非常重要,决定了这家企业能不能找到丰富多彩的合伙人。 我看了很多创业企业,有的非常成功,有的就非常局限,我也问他们,你们是怎么找的这些人?他们有的是同学、亲戚、老乡。有的根本就不认识,但是他们很快地聚集在一起,我想这就是能力和缘分,不是努力可以得到的。 为创业而创业, 才是真正的创业 所以,我经常说,创业到底是什么目的很重要,创业到底是为了融资?为了上市?为了发财?为了财务自由?为了好玩?为了出名?为了热闹?为了赶时髦?其实都不对。 创业就是为了创业,为创业而创业的创业,才是真正的创业。创业这个事儿我就喜欢,创业失败了我还要创业,你问你的合伙人,他是不是这样想?让他们扪心自问。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是一个合伙人。 今天谈合伙人的一个背景,是在谈在创业时代下的合伙人,但是,为什么成熟的美国社会,今天也在走合伙人制呢?就是因为这种制度,能够让基业长青,可以让企业走的更远。 好的创业企业是把蛋糕做大, 不是让大家分蛋糕 下一个层面就是激励高潜力人才,如果没有上面一层,谈不到下面一层。上面没有创业的热情,你怎么激励下面的?激励下面的人,把他真的变成合伙人,事业合伙人,包括期权,这个都是手段的问题,给他打造平台,让他有发展的空间和上升渠道。 这个渠道不是上升到时候什么职位,合伙人制度最有意思的就是你对职位没兴趣,你如果对职位有兴趣,这个公司就不是合伙人的公司,明天我当个副总裁,高级副总裁,执行副总裁,等等,这些在合伙人公司里,提都不提。 合伙人是这么认为的,在上面这一层合伙人搭建的平台上,给我一个平台。所以,好的创业企业,有本事的,就是把蛋糕做大,不是让大家分蛋糕。你要把蛋糕做的越来越大,让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蛋糕,成立一个越来越大的蛋糕。不是这个蛋糕怎么分配,明天你上来挤我一下,我上来挤你一下,这就是传统企业的问题。 激励好高潜力的中层管理者,给每个人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把蛋糕做大了,最后自己平台就大了,这就是第一层、第二层合伙人,以及下面的年轻人怎么变成合伙人?我觉得这就是企业的活水。 本文载自:钛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老板,开年为什么要做股权激励? 1. 公司销售额、利润下滑严重 2. 传统激励方式失效,员工动力不足 3. 老板累死累活,员工坐、等、靠、看 4. 制定业绩目标时员工不愿承担业绩指标 5. 核心高管拿着高额年终奖外出创业或跳槽 若想留住人才、提升员工积极性,又暂时不想修改章程、给真实的股份,在所有股权激励的模式中,干股激励无疑是最安全(不涉及到股权架构的调整)、最简单(涉及面窄)、见效快(分红及时)的激励模式! 无论企业规模50万还是50亿,只要您希望将企业做久做强、有钱有闲,干股激励就是您企业的必修课,越早学习、应用,越早受益! 不是做大了之后才做股权激励的,而是通过股权激励一步步把事业做大的! 股权战略管理专家马方院长亲临讲授《股权激励》。犀利干货,实时答疑,手把手教企业家设计科学、好用的股权激励模型!激活团队,解放老板! 课程日期:2018年 2月27-28日 时间:9am […]

Continue readi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