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机制,让员工晚上睡觉还惦记工作?

2009年3月,赵迎光已在电商江湖闯荡八年,卖过化妆品、奶粉、汽车用品,都没赚着钱,一直很迷茫,代购韩国服装挣了第一个几百万后,他下决心做自有品牌服装。可看看手中的牌:自己既不懂做衣服也不时尚,公司在济南,一位资深设计师都招不到,专业人才?只有40个山东工艺美院毕业、跟着赵迎光做了几个月代购的刚毕业的大学生。

中国女排中矮个子运动员张蓉芳一句话给他力量:先天不足后天补。“韩都衣舍想活下来,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比别人玩命。我们讨论时,我说只有一条原则,什么机制可以让员工下班后不去K歌喝酒,晚上睡觉还想着工作,就用什么机制!”

团队分歧出现了。一种声音认为,既然要干自有品牌,没有不把手下这40个学生分为设计部、采购部、销售部的道理,天下哪家服装品牌不是这么干的?赵迎光不这么想,这帮学生做代购时不就是个体户嘛,自有品牌无非加上设计、拍照、供应链,照样可以自己干啊。

一场决定韩都衣舍命运的“车库试验”上演了:当时韩都衣舍办公区在一南一北两座车库里,赵迎光把40个学生分成两半,南车库继续“个体户”,20人每人发2万块钱,自主设计款式,设置页面,上传产品,定价销售,独立核算,关键是每天公开排名;北车库20人分到设计组、视觉组、采购组,按传统方式运营。实践结果天差地别:南车库“个体户”的家属抱怨老公晚上不睡觉还趴在电脑前选款,北车库年轻人五点半下班,提前15分钟就开始收拾桌子。不到三个月,南车库几乎没库存,北车库库存堆积如山。为什么?

南车库给自己干,北车库给企业干,这个道理好懂。更重要的是其中一条细节:赵迎光发现,南车库因为独立核算,对卖的不好的商品敏感性很高,该打折时狠狠打,绝不手软;北车库呢,眼见卖得不好,却没人敢下狠狠打折的决心,打折不够狠,拖到最后再怎么降价也砸在手里。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车库实验”奠定了韩都衣舍“小组制”的基础,甚至决定了这家公司今后的命运。

目前近300个小组,每年开发3万款产品,超过ZARA成为全球第一。2017年,刚刚结束的双“11”,韩都衣舍以当天交易额5.16亿元,惊艳收官,又一次完美阐释了其“中国互联网快时尚第一品牌”的地位。

About the Author

Autho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