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之间到底靠什么相处?

人是会变的,所以人本身是靠不住的,唯一靠得住的就是规则。规则是一种契约。若不能够遵守和执行,一切规则都形同虚设,甚至还不如没有。

合伙人怎么合伙,股份怎么分,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论述过,也谈到合伙之后需要建立规则,但是怎么建立规则、建立什么样的规则并没有详细论述。现实中大家对规则本质的认识还不够透彻,所以实践中很容易做偏。合伙人之间的规则就是合伙人的相处之道,本文就从合伙人的相处之道来分析规则的本质。

  • 靠权力相处吗?

在中国五千年的文化传统中,等级观念和平等理念虽然一直在相互制衡着,但是平等理念并不是根深蒂固,而且相对于权力的力量无疑是弱小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留下来的,更多的是专制的烙印和承传,尤以现代为甚。这是基于人性自私和权力放纵的结果,人与人之间缺少了尊重和平等。在权力面前,似乎只有皇帝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其他都是奴才,没有尊严可言。人与人之间,也都是上下级关系,包括君与臣、父与子。中国人习惯了在外听领导的,在家听父母的,父亲不在听大哥的,丈夫不在听儿子的,在一定程度上这可以认为是一种秩序,但是这种秩序背后是不是隐藏了什么我们不愿意面对的?是的,那就是我们什么时候听真理的?

大家都知道历史上有名的“梁山公司”,兄弟们的要求就是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但是大哥宋江却一心想当个小“处长”,要投靠政府,因为大哥代表着一种权力,最终兄弟们还是听了大哥的,结局很悲惨。现在,也经常会看到,刚开始几个志同道合的弟兄,一旦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慢慢就会变得不会平等相处了,凡事大哥都要说了算,这种现象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影响合伙人之间的关系直至公司发展,结局通常都不会很乐观。但是这种靠权力相处的模式在未来人们合伙创业时将不再占主导地位,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80后”、“90后”,越来越追求自我,追求独立,靠权力来掌控合伙人相处的基础已经不存在了

  • 靠道德相处吗?

中国曾经是一个有着深度文明的国度,一个礼义之邦,历史的积淀以及现代人传统文化精髓的缺失使得我们在和别人相处时更喜欢讲道德,讲感情,讲仁义,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因为没有标准,所以感情、道德、仁义是说不清楚的,谁都会认为自己有理,小人不会认为自己是小人,坏人也不会认为自己是坏人,那么在这个基础上去讲道理、讲感情、讲仁义是没有意义的,也是说不清楚的,只是内耗而已。

正因为没有标准,所以权力成了道德的最大诠释者,权力说是什么标准就是什么标准。比如我们现在弘扬个体创业,鼓励发展私营企业,可是如果回到1950~1980年代,这些小老板们可能都会被当作小资产阶级在扫马路吧?鼓励创业的时候,你就是在为社会创造财富,“割尾巴”的时候你就是剥削劳动人民的罪犯。再比如我们曾经被鼓励多生,后来发现生多了,又被要求少生,现在发现少生又出现了问题,又开始鼓励多生,结果年轻人又不愿生了。

这种反复无常的变化,正说明了道德是没有固定标准的,是权力绑架道德的结果。其实,即便没有权力的绑架,道德本身也不是千篇一律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德标准,有高有低。正因为这样才造就了社会上形形色色、不同境界的人,也正因为这样,合伙人相处时是不能用自己认可的道德标准去要求别人的。因为道德是用来要求自己的,不然一定会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尴尬局面

以规则来相处最靠谱

既然权力不管用,道德不管用,感情不管用,仁义不管用,那么合伙人相处到底要靠什么?那就是规则。既然是合伙人,大家在人格上就是平等的,而平等对应的就是一种规则,不是权力,不是道德,也不是感情,所以我们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合伙人的规则,这是能够保证平等的基础

谈到规则,其实大家都懂,但是真正做起来却比想象的难得多。合伙人相处的前提的前提,其实就是规则的规则(标准),比如几个合伙人,有的出资多,有的出资少,有的贡献大,有的贡献小,那么做决策时权力怎么分配,怎么做决策,谁做决策,谁做监督……这些就是规则的规则。

当规则的规则定下来之后,剩下的就是规则了,而所有的规则都要靠规则的规则来产生,比如公司大的规则由董事会来产生,公司的内部制度由公司的高管会来产生,而董事会和高管会这两个机构的运行规则,就是规则的规则,大的叫公司治理,内部叫公司管理。所以这些结构要设计好,才能产生出公司内部的规则,然后合伙人在一起相处,就可以制定出具体的合伙规则,比如收益规则、分配规则、退出规则等,在经营层面也就是内部管理层面上,我们可以制定诸如激励、流程、内控等规则。

制定规则虽然不容易,但是厘清主次和轻重以后就会容易很多,而且有框架结构可以借鉴,通常不会有大的闪失,但是规则定下来之后,还要去遵守和执行,这也是合伙人能够平等、有秩序相处下去的关键,否则规则就形同虚设,甚至还不如没有规则。

规则也是一种契约

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契约。西方的发达,包括现代文明的产生,其实就是来自于契约精神。美国那个1797年死去的5岁小男孩的墓能够被完整保存下来,并且在死后100年与美国总统格兰特毗邻而居,靠的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买卖契约,上面没说道德,也没说仁义,仅仅就是一种约定,大家都在遵守这种约定。表面上看只是遵守契约,实质却是一种对契约的信任与敬畏,体现的是一种精神。

About the Author

泰山管理学院院长、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兼职教授、山东省社会组织评估委员会主任、山东省中小企业管理咨询协会常务副会长、皇明洁能控股等多家公司外部董事、顾问。 长期从事工商管理教育培训和公司治理、股权激励以及商业模式的研究及实践,多次给暨南大学EMBA班、清华大学文化产业总裁班、北京大学PE私募班讲授过公司治理、企业机制、股权激励等课程。 泰山管理学院为山东省规模最大的在职管理者教育机构之一。累计为近5000名企业家提供了工商管理硕士、博士研究生教育及相关高端培训机会。

Top